<pre id="l7j3l"></pre>

<p id="l7j3l"></p>
<address id="l7j3l"></address>
<pre id="l7j3l"><ruby id="l7j3l"><ol id="l7j3l"></ol></ruby></pre>

<noframes id="l7j3l">

<pre id="l7j3l"><pre id="l7j3l"></pre></pre>
<ruby id="l7j3l"></ruby>

<pre id="l7j3l"><pre id="l7j3l"><b id="l7j3l"></b></pre></pre>
<p id="l7j3l"></p>

    <pre id="l7j3l"><ruby id="l7j3l"></ruby></pre><address id="l7j3l"><strike id="l7j3l"><span id="l7j3l"></span></strike></address>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徐庶丨“青春回眸”詩選
    2022年10月05日 08:54 來源:中新網重慶

      喂

      摘下面具的人,也摘掉了自己

      替他愛,替他歡笑,替他悲泣,替他

      貼牌花光了一生的情緒

      面具走了,留下行尸一具

      過慣了另一個人走肉般的生活

      他已回不到自己

      他只記得面具的名字,卻忘了自己叫什么

      他只知道面具帶他去過哪里愛過誰,卻

      把自己的愛忘得一干二凈

      他在臉上不停地畫呀畫,畫出一具

      似曾相識的臉孔

      成天對著鏡子

      “喂——喂——喂——”

     

      布衣

      一雙布鞋被風扔到街上,成為

      攪動人間的

      一介布衣

     

      水一程,山一程,風水輪轉

      布鞋走出很遠很遠

      甚至,一不小心插足了

      別人的生活。而別人,只習慣數人頭

      對它竟毫無察覺

     

      主人尚在夢中,布鞋

      已替他消費了半生光陰

     

      可怕的是,它過著與之一樣的生活

      到底遺留下什么

      想想,令人心悸

     

      當那雙鞋回來時

      仿佛一個夢游的人,出現在

      翻供現場

     

      終被噩夢驚醒,主人,只剩下

      戰戰兢兢的半生

     

      光

      能被一棵大樹叫住的

      只有一團陰翳了

     

      我穿過光,來到這里

      成為一塊新的磨刀石

      光要反復磨,才愈來愈亮

     

      有趣的是,光一會兒在我身上磨

      一會兒又從樹隙挪開

      我便過上了,時而垂暮

      時而青蔥的生活

     

      一不留神,有人從光中

      抽走一把明晃晃的殺豬刀

      ——逼死歲月的人不回頭

     

      在光看來,時間并非直線

      它不老的理由是,需要鋸走

      我們身上的斑斑銹跡

     

      石獅

      是歲月從石頭中賺取

      一份取不走的利息,常年蹲在銀行門口

      它所隱喻的是:世間有些息

      你我都明白是不能用的

     

      頑石可取出獅子、利爪和血口

      ——相比甜言蜜語,長相猙獰之物,往往無害

     

      護門者,大國有重器,小家靠門神

      獅,扮演的是代替石頭出場的配角

     

      獅吼已被沉默馴化,不測體溫,免查場所碼

      天下善惡,看破,卻不道破

     

      因此,它不背罵名,不管加息減息

      能在一個路人皆知的崗位持續干下去

     

      方窗

      一扇窗所看住的,和一雙眼看住的

      風物并不完全一樣

     

      方窗對面,樓房表面老實

      它也會偷開一扇窗,把看得上的事物

      納入自己懷抱

     

      ——窗哪知道,它已成為別人的風景

      車輛走親串友,終會回到一個人的視窗

      鳥兒鬧騰夠了,也會飛回原籍

      被窗裁剪掉的雨滴,留下了

      正正方方的胎記

     

      我們在窗下,成天對著山水指指點點

      山水,也稍顯方正了許多

     

      ——那些從窗中走出去的人

      背影慎微,看上去,有方格的烙印

     

      屋脊鳥

      屋脊那只鳥,取走了

      每個創作員的高度

     

      我們尺度卑微,一寸寸疊加

      在一起,剛好一座房子的高

     

      被鳥不動聲色拿走了

      它站在屋脊,拿走了整個屋子

      它扇動羽翼,過于零碎的寸度

      如賤命棄于地

     

      ——恐高是一種流行病。避開高,眾生皆小

     

      天空并不收納鳥類

      我們看到的天,其實

      沒有鳥,只有翅膀在一直招搖

     

      空藤

      是向天投了降的樹

      高不可攀之物

      不僅存在于仰望

      低頭,是一種隱喻

      它像生活的一條射線

      時而,又橫生一枝

      以疑陣之勢

      觀左右而行

     

      藤的前程,扔瓜才得以脫身

      一根藤上必有螞蚱

      來收拾殘局

     

      藤是一條命

      它吊起一種活法

      它勒住一種活法

      它把所有的活,像拋物線一樣

      在空中“咔嚓咔嚓”

      從時間的這頭扔向那頭

     

      宿命的淚花灑了一地

     

      風鳥

      起風時

      偽裝者才會顯形

      原來,世間什么都是鳥

     

      體重輕的谷物,是最不可靠的鳥

      平時當糧食養著,隨風向而變

     

      樹木這種鳥,張開翅膀

      也有飛走的野心

     

      看似穩重的山川

      并非坐懷不亂的鳥

      在風中也露出

      高人一等的欲望

     

      只有風這只鳥

      隱于萬物,始終

      躲在不被肉眼捕捉的地方

     

      起風

      窗外風聲,很緊

      是的,風聲很緊

      一波一波的

      絕望、哀號、撕裂……

      或有另一個人間

      也有風,也有躲不過的

      事情

     

      霧之上

      清晨,我們與霧賽跑

      我們跑到樓頂,身后,樓梯瞬間被取走

      一步下樓,省下半生功夫

      我們跑到山巔,山不見了

      霧侵城,屋頂像呼救的平角獸

      跨江大橋成為橋之前,先得修煉隱身術

      此時沒人過橋,敢過橋的只有霧

      站在霧之上,以為站在真相之上

      我們長舒一口氣,感覺自己飄飄然已成仙

      轉頭,驚出一身冷汗:

      危崖正遞過來一把云梯

     

      假山

      池中,山有奇峰,月有陰晴

      島有風水,魚樂得其中

      看上去,似乎不露什么痕跡

      多少人為篡改過的山水

      入史,叫作贗品

      假的在,真的遁入市井,真的

      羞得無地自容,成為啞巴

      夜色中,人間一部分假山被月亮安置

      剩下來的和真的長得一模一樣

      我們在池邊議論歷史真相

      影子跳進池中,被魚兒驅逐

      仿佛光影才是真的

      而我們,成為假山的同伙

      來是一座假山,去

      是被揭穿老底的假山

     

      六個影子

      一盞燈下,我有三個影子

      而一排燈下竟驚奇地發現

      六個影子

      忠實伴我,無意疊進我

      像時間和空間之間

      永遠無法和解

     

      他們高矮不一,著黑衣,面無情緒

      腳卻與我踩在一起

      仿佛六個朝代的前世,來護佑我

      而我,對他們的身份全然不知

     

      也許,他們以某種神奇力量存在

      天亮后不知所蹤

      或有另一種,不可告人的生活

      只有光,能逼出他們

     

      ——看得到,并不交代,像一個個

      相識多年的陌生人

     

      作者簡介:徐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慶作協全委會委員,重慶對外經貿學院客座教授,重慶市地質作家協會副主席。著詩集《空藤》《骨簫》等4部。獲冰心散文獎、曹植詩歌獎。參加《詩刊》社第13屆“青春回眸”詩會、魯迅文學院第29屆高研班。作品見《人民文學》《詩刊》《中國作家》《青年文學》《散文選刊》等,有的被譯成英語、法語、韓語等多種文字在國內外傳播。

      《“青春回眸”詩選》是徐庶入選2022年“青春回眸詩會”的作品!扒啻涸姇迸c“青春回眸詩會”是中國作協《詩刊》社兩大詩歌品牌,被譽為詩壇“黃埔軍!。重慶歷屆參加“青春回眸”詩會詩人迄今共5人:華萬里(第1屆)、傅天琳(第3屆)、李元勝(第4屆)、冉冉(第6屆)、徐庶(第13屆)。

    【編輯:陳媛】
    公妇仑乱中字在线观看

    <pre id="l7j3l"></pre>

    <p id="l7j3l"></p>
    <address id="l7j3l"></address>
    <pre id="l7j3l"><ruby id="l7j3l"><ol id="l7j3l"></ol></ruby></pre>

    <noframes id="l7j3l">

    <pre id="l7j3l"><pre id="l7j3l"></pre></pre>
    <ruby id="l7j3l"></ruby>

    <pre id="l7j3l"><pre id="l7j3l"><b id="l7j3l"></b></pre></pre>
    <p id="l7j3l"></p>

      <pre id="l7j3l"><ruby id="l7j3l"></ruby></pre><address id="l7j3l"><strike id="l7j3l"><span id="l7j3l"></span></strike></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