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l7j3l"></pre>

<p id="l7j3l"></p>
<address id="l7j3l"></address>
<pre id="l7j3l"><ruby id="l7j3l"><ol id="l7j3l"></ol></ruby></pre>

<noframes id="l7j3l">

<pre id="l7j3l"><pre id="l7j3l"></pre></pre>
<ruby id="l7j3l"></ruby>

<pre id="l7j3l"><pre id="l7j3l"><b id="l7j3l"></b></pre></pre>
<p id="l7j3l"></p>

    <pre id="l7j3l"><ruby id="l7j3l"></ruby></pre><address id="l7j3l"><strike id="l7j3l"><span id="l7j3l"></span></strike></address>

    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侯乃琦丨怎樣把麗江的風月帶回家
    2022年10月05日 08:38 來源:中新網重慶

      這是我第四次來麗江,前往一些曾經拍過照片的場景,又添了新的照片。仿佛沒有一點變化,記憶里的麗江浪漫、熱烈、古樸,置身塵外。麗江比大理多情,比西雙版納內斂。多年前,木府風詭云譎;多年后,旅居的小商販,遁世者,在這里安居樂業。

      在這里放河燈,紅燭在紙做的蓮花中央盛開。在酒吧唱歌,輕易換取免費的紅玫瑰和洋酒。在街頭擊非洲鼓,被陌生人團團包圍。在三聯書店看書,用東巴紙寫詩,像一個真正的作家那樣。

      這一次,我遇見了一群彝族小伙,幾個青旅打工的大學生,還有《十月》雜志的七夕盛典。故事大概要從前年說起,我的一組情詩有幸被“愛在麗江”的活動選中,而突如其來的疫情,讓這份期待多等了一年。今年八月,我來到這里,天時不時漏下幾滴雨水,像透明的馬奶,為我沐浴。在麗江,一定要一個人泡一次酒吧,微醉也無妨。西藏也適合一個人泡酒吧,會遇見天南地北獨行的背包客,見人如見風景那般,與你相互打量一番。麗江則不同,這里過度閑適,用“文藝范兒”演繹生活的往往是外地人。麗江酒吧里的人,多少帶著幾分對“愛情”的期待,打量鄰桌有沒有特別的異性。特別就在于,特定的時間、地點,你也在這里。

      我的鄰桌是一群彝族小伙,在玩類似于真心話、大冒險的游戲。他們送了一些小食和飲料過來——我正在寫發燙的詩。燈光迷離,歌手唱著周杰倫,旁邊依稀有人喊話,讓我感覺格外安靜。他們是古城里做旅拍的團隊,說著一些關乎攝影、情感的話題。該抽身而退時,我遇見了三個大學生,他們青澀的臉龐讓我很是親切。我拉住了那個女孩的手,她也很快反應過來。我與他們迅速形成“一伙人”,以驚人的速度達成默契——離開,離開。

      我們四人來到燒烤攤前坐下。很神奇,我們沒有互問姓名,也沒有留微信,開口的問題就是,年齡。他們是01、02、03年出生的“00后”,竟把我當成了同齡人。我一時興起,端起了“準教師”的架子,“我是93年的,老師!比缓,從他們的眼睛里讀到了驚訝。他們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在青旅打工認識,便一路來到麗江,在麗江又遇見了另一個男孩,于是,結伴而行。在青旅打工、旅行,是現在大學生中流行的一種旅行方式。他們在旅游景點附近的青年旅社服務半天,再自由玩耍半天,老板就能免去住宿費。這樣的服務時間大約需要在半個月以上,這樣,才不至于剛教會員工,就發生員工流失。這是在“馬蜂窩”,各個城市的驢友相互提供免費的自家沙發,互助節省住宿費之后的,另一種“結盟”方式,讓人感覺到什么是真正的旅行。接下來的時間,就非常尷尬了,我一句話也插不上,當00后開始談他們的歌手和樂隊。莫名的時間差橫在我們中間,我對著烤雞爪在心中默念:我愛周杰倫。

      之后我很少在晚間擅自活動,但卻對那天晚上的大學生印象深刻。

      很偶然地,路過非洲手鼓店,我索性進去替老板宣傳,打起了非洲鼓。這是一種相對簡單的樂器,但“藝術范兒”卻很足?梢源_定的是,它比架子鼓簡單,老板竟然還準備了非洲鼓的“镲片”。很多人過來圍觀,原因很簡單,別家的非洲鼓都是打的慢歌,我快節奏的音樂讓周遭“燃起來”。稍微大一些的鼓就有兩個音區,我很快進入狀態,或許是因為我在裝扮上以花貼面的方式像印第安人。兩個節拍,三個節拍,加花,打一首《龍泉》,對曲作者“掉書袋”式的新歌表示惋惜。我的青春期早已揮霍,而后青春期或許會綿延一生,無窮無盡。于是我編上臟辮,想要與這一切融為一體。

      接著,是《十月》雜志社組織的集體采風活動。我們一起參觀了十月文學館、三聯書店等地方。途中,經常與詩人前輩們聊天、合影。都那么久了,自大家寫詩開始,走到今天,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故事。從幽閉的空間走出來,大概也要感謝雜志社給我們這一個契機。獲獎與否本不應是詩人放在心上的事情,《十月》替我們費心了,我們只管更加超脫地見證“七夕”和“愛情”。

      這里的銀飾以低得嚇人的價格出售。二十元一對的銀耳環,四十元一條的銀項鏈,六十元一條的銀手鐲,可謂是女人的福音。那就把麗江的風月,帶回家吧!家中有牽掛的母親、外婆、妹妹,還有永遠裝不滿的首飾盒。

      前年,我珍藏了一塊玉龍雪山的石頭,涂上丙烯顏料,變成了“作品”。前年,我吃了一碗“鵲橋米線”,回去不到一個月,就遇見了我的另一半,F在,我已初為人婦,結束大齡女青年生涯,要感恩的紅線出自誰之手?我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命運,與麗江有關。一方水土,有一方氣場。不只是這里盛產雪花銀、愛情、鮮花、普洱茶,還有帶給人的美好心境,在城市的喧囂中能夠自如地抽離、回歸,帶著俗世中與眾不同的氣息出現在他人面前。舍不得麗江,束河古鎮的馬曾闖入我的鏡頭,我想倚馬走天涯。麗江一直在我們心里,天涯一直在我們心里,讓我們背負越來越少的雜念,繼續平凡的人生。

     

      作者簡介:侯乃琦,1993年10月生于重慶。重慶大學碩士,著有詩集《鏡里水仙》《美學裝置》。主要作品刊于《星星》《揚子江詩刊》《十月》《山花》等,業余主持《散文詩》雜志電影專欄,重慶市作協會員。

    【編輯:陳媛】
    公妇仑乱中字在线观看

    <pre id="l7j3l"></pre>

    <p id="l7j3l"></p>
    <address id="l7j3l"></address>
    <pre id="l7j3l"><ruby id="l7j3l"><ol id="l7j3l"></ol></ruby></pre>

    <noframes id="l7j3l">

    <pre id="l7j3l"><pre id="l7j3l"></pre></pre>
    <ruby id="l7j3l"></ruby>

    <pre id="l7j3l"><pre id="l7j3l"><b id="l7j3l"></b></pre></pre>
    <p id="l7j3l"></p>

      <pre id="l7j3l"><ruby id="l7j3l"></ruby></pre><address id="l7j3l"><strike id="l7j3l"><span id="l7j3l"></span></strike></address>